用心教學&誤人子弟 編輯室
用心教學

  士子某赴省試,文甚慊意。於僧寺訪一神相士,士搖頭不答。揭榜果黜,因再往問終身。相者曰:「以君骨相,豈敢相許?莫如種大陰德,或可以回造化。」士子歸途自思:「我貧士也,安能濟人?但我見近日為師者,多誤人家子弟,我從今只留心教道,以積陰德。」後復與試,尋前相士,再問之。相曰:「君骨相全換矣!」揭榜果中。留心教人,乃莫大陰德,宜造物之默相也。 (選自德育古鑑─勸化類)

譯文:

  有一個讀書人,到省城參加考試,考完以後,對自己的文章相當滿意。在還沒放榜前,他到一所寺廟拜訪一位相術很準的算命先生,想知道考得如何。沒想到算命先生只是搖頭,並不答話。放榜時,這位讀書人果然沒有考上,他就再跑去問算命先生,他的未來會如何?算命先生說:「從你的面相看,我實在不能說些什麼,不過如果你好好的廣積陰德,或許還有機會可以改變命運。」

  讀書人在回家的路上不斷思考:「我只是一個貧窮的讀書人,哪埵陳鄐O濟世救人,積大陰德呢?不過,我看最近當老師的一些人,多未能盡心教學,以致誤人子弟,我不妨從今天開始,好好用心教育學生,為自己積些陰德吧!」

  後來讀書人再度應試,又去拜訪那位算命先生,想知道這一次有沒有希望,結果算命先生說:「你整個人的面相完全不一樣了!」放榜後,讀書人果然高中。

  留心教道,用心教人,是莫大的功德,也是造物者所默默應許的啊!

誤人子弟

  吳中塾師于明英,力學強記,甚得時名。但惟知自為,不肯講論。時喜遊覽,不加檢束,且善於塗飾。生徒課藝,己琤N草,冀以欺其父兄。屢試棘闈不中,晚遭退黜死,子孫無識字者。 (選自德育古鑑---勸化類 )

譯文:

  江蘇吳縣有一位私塾老師名叫于明英,博學廣聞,能力很強,在當時頗有盛名。但他卻只知道自己做學問,不願意將所學講說論述,與他人分享;他喜歡到處遊山玩水,生活放逸,不喜歡檢點約束自己;此外他更善於掩飾自己的行為。

  在教導學生時,他常常代替學生們打草稿,然後要學生照著抄寫,藉以應付、欺瞞學生的家長。結果他屢次參加考試都沒考上,甚至到了晚年,連教書的職位都保不住,遭人罷黜,潦倒以終。

  于明英的後代子孫,沒有一個認識字。

《 按語 》

  「師者,所以傳道、授業、解惑也。」這是韓愈「師說」中開宗明義的一句話。自古以來,「老師」的工作就非常神聖,除了教育學生專業知識及謀生技能外,更肩負著解答人生疑惑、提升學生心靈成長的重大責任,所以,「老師」不只是三百六十行中的一個「職業」而已,它更是人類命脈升沈所繫的一個「事業」與「志業」。好老師作育英才,教人為善,社會上就多了一股向善的力量;壞老師誤人子弟,導人以惡,社會向下沈淪的速度就更加快速。所以老師的行為不但攸關著下一代的生命方向,更影響著整個人類的生命內涵。

  第一例中的讀書人,在參加省試落榜後,因為看到當時的老師多不認真,所以立志要「留心教道」,要努力盡到一位老師應盡之本分,就在「留心」這兩個字上努力,以致整個人的命運從此改變,從「豈敢相許」至「骨相全換」而且「揭榜果中」。

  再看第二例中的私塾老師于明英,當時是一位頗富盛名的讀書人,但是他「惟知自為,不肯講論」、「不加檢束,善於塗飾」,是一位比較自我、行為放逸、做事虛偽造假的老師;在教學上更是「己琤N草」,藉以欺瞞學生的父兄,以致落得最後「屢試棘闈不中,晚遭退黜死」,甚且還禍延子孫。

  這兩位老師最大的差別即在於:「用心」與否。讀書人是一位「用心」於教道的好老師,他坦誠的面對自己的生命,一心一意為學生未來長遠的生命著想,努力負責、盡心教學,最後反因此扭轉了自己的生命。而于明英雖然享有盛名,卻因為習氣使然,性好掩飾、覆藏,不喜歡與他人分享所學;教書的時候更是馬馬虎虎、蒙混過關,自以為輕鬆自在、占了很大的便宜,結果不但沒有獲得任何好處,反弄得「身敗名裂」。這兩個案例讓我們體認到:「用心教道」,實在是為人師者生命上升抑或下沈的重要關鍵。

  相較于古人,現今的社會由於科技的突飛猛進,整個大環境的發展,偏向物質的享受、金錢的追求;教育上也因科技的便利而容易多了:現代化的電視教學,網路資訊的吸收、時尚產品的研發……,使得老師在教學上方便了很多,但相形之下與學生互動、溝通心靈的機會卻變得越來越少,師生關係也越來越疏離。學生雖然在學校累積了許多專業知識與技能以備就業,但缺少了德行的陶冶與和他人往來時的良性互動,最後終會導致心靈空虛、人際關係淡化,校園問題也會層出不窮。如果老師的責任就只是提供「授業、解惑」的知識,而忽略了「傳道」的重要性,沒能「用心」地幫助學生在心靈上有所提升的話,那和一般的「職業訓練所」又有什麼差別呢?

  每個人都希望離苦得樂,但是如果沒有經過仔細的思考抉擇,方向往往會走錯。有的老師有時候會把「隨緣」、「不要給學生壓力」當作是善待學生,平時不要求,學期終了一律給予高分,不但自己落得清閒,也滿足了家長、學生的需求,但是仔細檢視自己的內心後會發現,這很可能只是「沒有用心」、「不願用心」的藉口。其實,隨學生的因緣給他們所需要的東西,不給學生壓力是好的,但這一定是在經過兢兢業業的規劃「如何提升學生的心靈」,用心省思「如何幫助學生在沒有壓力的狀況下仍能學習成長」後的結果;如果只是一味的討好學生,而沒有「用心教道」,也就失去為人師的本分了。

  一個好老師不一定是很亮麗的,但只要認真去作,回饋在生命中的報酬卻是可以預期的;若僅是欺世盜名、蒙混過關,這回報也同樣的會回歸到自己身上,而且一旦養成了虛偽應付、放逸懈怠的習性,想要在未來的生命中改過、提升就更不容易了。中國五千年來的儒家思想就是教育我們學習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的道理,從小經由老師的教導,沐浴于聖賢智慧結晶之中,效學古聖先賢的行為典範,培養純樸、善良的人格,進而影響他人,帶動社會風氣,更可延續中國傳統文化的命脈,這也是古人崇尚「尊師重道」的原因。

  「師道」重在「用心教學」,是這兩則案例給我們的提示。而在無限的生命中,不管扮演何種角色,我們每一個人的行為其實都與旁人是息息相關的,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對自己的生命負責,在「用心」上下功夫,誠心誠意地為他人長久的生命著想,這重重無盡、環環相扣的「善」的迴圈與影響,真的可以利益到無窮無盡的人類,其中當然包括了自己。相信這也是這兩個案例給我們最大的啟發吧!

(福智文教基金會提供)